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八 村前的那条小河呵

浏览数:151


微信图片_20190307154845.jpg


配图自网络,如有侵权当自行删除。


“那年那月”之八  

村前的那条小河呵

□佟雪春


想想看,凡有村落的地方,几乎都有一条小河或从村前,或从村后流过。所以先人择地而栖,除了周边山势,重要的是要有水。

小河见证了一茬茬的人在它身边站起又倒下,所以我说小河流淌的是岁月。

歌手李春波,就曾“在回城之前的那个晚上”,与村里“好看又善良”的小芳“来到小河旁”,并把“从没流过的泪水”洒进了流淌的小河。

我童年所在的乌金沟村也有一条这样的小河从村前流过。

这条小河的上游是一座叫黑牛屯的水库。听祖父说,水库建成蓄水前,这条小河能有齐腰深,河岸上草木繁茂。

每年开春小河解冻开化,小河便成了村里孩子们的最爱,又开始在里面使篓捉鱼光屁股洗澡。

小河最深处没过膝盖,淹不死人。所以比起我去村后的水库野浴网鱼,祖父祖母更愿意我整天泡在小河里。祖父用丛生的那种油槐树条为我编用来捞鱼的篓。

小河是慷慨的,每次问我都能捞到一小碗的“穿钉儿”之类的小鱼。祖母会把我捞得的小鱼用大粒盐水煮,佐料嘛,也就是撒把葱段。葱是自留地产的。这样炖的鱼吃起来有点儿腥。

有一天运气好,我使篓冲河边一丛水草捞下去,竟捞起二十来条“穿钉儿”鱼,个头都有三寸来长,该是同一拨儿的鱼被我幸运地扣进篓里。我一路小跑儿地往家蹽。祖母见了也说这么大的“穿钉儿”鱼少见呢,笑眯眯地说:今天用荤油煎给你吃。祖父也高兴,说:村子抓这么鱼,好,真好,今晚有鱼吃了。

祖母把鱼煎至金黄,吃起来一根刺儿,味道可真是香!其实用豆油来煎味道会更佳,但是实在舍不得用呀!那点儿金贵的豆油只有待客或逢年过节时才会拿出来炒菜的。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夏天大雨不断,上游的黑牛屯水库撑不住了,便开闸放水,小河里全是鱼,于是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捞鱼,那几天小村的上空弥漫的全是鱼香。

到了炎热的七八月份,村里的妇女们便集体在小河里洗澡,地点通常选在两岸树丛茂密的河段,由妇女队长负责站岗放哨。

每每此时都会惹得村里的男社员们一阵骚动,引颈远远看,其实啥也看不着的,花花绿绿的床单把女人们挡得溜严。有个别男社员靠得近些,妇女队长就扯嗓子喊:那谁谁谁,你没看过你媳妇儿洗澡呀!你想过来给你媳妇儿搓背咋地?臊得那男社员闻听赶紧后撤。遇有我们这些秃小子靠近,妇女队长就喊:臭小子们,都滚远点儿,今天没得鱼捞!那谁谁谁,你再靠近,就把你的××薅下来喂狗吃!

我对女人们洗澡没兴趣看,往山上跑途径这段小河时的印象就是清澈的河水中白花花一片。

每年天气转暖的时候,小河就成了洗衣场,也成了女人们扯老婆舌的最佳场所,好多流言蜚语就是从小河边“飞”起扩散开去的。啥谁谁家的闺女刚嫁出去没几天就被婆家给削回娘家了,原因是……嘻嘻;啥村南沟的谁谁谁大半夜里跑到邻村侯家屯偷苞米被逮着挨了好一顿削,那惨样……哈哈;啥村腰堡的谁谁谁撇下男人孩子跟婚前的相好的跑了,那心肠……哼哼,女人们唠得热火朝天。令人好笑的是,她们在“唠”着别人的时候,指不定哪天一不小心自己就成了小河边儿的谈资,丁点儿的事儿能唾沫星子横飞地编排渲染上老半天。

小河令女人们的交情表面上格外热络(背地里嘛……呵呵,你懂的),也排遣了女人们素日的寂寞。乡下女人天摸黑就爬起来,忙完老的再忙小的,灶间猪圈鸡鸭舍忙完了,再忙自留地田间……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日子过得苦哇!几十年下来,我就目睹了小村了不少曾经水灵灵的小媳妇熬成了不怨不说话、指关节粗大“停水停电”的黄脸婆。小村女人们少施粉黛,用她们自己的话说——整天价脸朝黄土背朝天抹给谁看?!自老家爷们儿看着不爽不说还费钱……

2007年盛夏时节我回了趟小村乌金沟,去东山坡溜达途径小河时就听有人喊我曾经的名字村子,我驻足定睛看那洗衣妇——认不出来。“你们城里人忘性真是大,冲佟庆昌(和我祖父佟庆多同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奶奶哩!”女人呲着黄牙冲我笑。天哪!佟庆昌——出了“五服”的本家的媳妇儿,模样咋变得都临界奶奶级别了?!她叫啥娥来着,当年可是村儿里出了名的美人儿啊!害得村里老爷们儿都嘴流哈喇子羡慕说庆昌你个臭小子这辈子艳福可是深似海哩!

那叫啥娥的,她那杨柳小细腰、那杏眼柳叶眉、那唇红齿又白、那面若桃花开、那笑如银铃响、那发比炭还黑……这些都去哪儿了?

我边走边回头往小河边看,似乎想努力寻回她当年俏丽的影子,心里翻腾的全是唏嘘!

           

岁月快如白驹过隙,在乌金沟村小河边行走了一辈子的佟春山、我的祖父祖母……倒下了,曾在小河里捞鱼嬉戏的我如今行走于沈阳城的街巷。手里的“篓”却不曾丢弃,在岁月的长河中忙叨捞属于自己的“鱼获”,尽管捞上来尽是“小鱼小虾”,却也乐此不疲。

end



“那年那月

开栏启事


人生坎坷,“那年那月”经历的那些事或深或浅地存留在记忆中,会时常翻出为时光晾晒。苦也罢,甜也罢,都感激生活这份的赐予。如此,我们的人生才得以完整。有那么一天,我们盘点那些往事,对自己说:我,活过!自本期开始连载我报记者佟雪春创作的“那年那月”随笔系列。


作者简介:佟雪春

20190214


男。满族。60后。地方大学毕业后参军。转业后现为辽宁万博体育mantbex下载报社记者。诗歌《一个男人中年的发现》系《读者》(原《读者文摘》1990年第10期)创刊以来转载最长诗歌。著有自由体诗集《蓝色的梦魇》(中国华侨出版公司-1990年)、散文诗集《蓝色的倾诉》(辽宁民族出版社-1995年)。系: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