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在使用的“商城基础版”已到期,网站的付费功能即将被关闭。请尽快续费。
  •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十四 洗澡

    浏览数:63



    配图自网络,如有侵权当自行删除。


    “那年那月”之十四  

    洗   澡

    □佟雪春

    1.

    深秋的一天老妈打来电话,说儿子你抽时间带你老爸去洗个澡吧,你老爸想在澡堂最热的水池里泡泡,你老爸都好久没去澡堂泡澡了。

    都说“人老先老腿”,此言不假。老爸因腰椎管狭窄导致双腿行动迟滞,日久肌肉萎缩,所以耄耋之年的老爸走路要靠拐杖支撑方得行。即便这也走不上四五十米远,所以在去往浴馆的路上老爸的身子几乎是倚在我的右肩膀上走路的。

    这是老爸步入晚年后我第一次带老爸洗澡。

    那天在家边上低档的澡堂,平生都好面子的老爸不要我搀扶执意自己下热水池。看着老爸拖着几乎没了肌肉的双腿在池边艰难地挪动,万博体育mantbex下载斑密布的手搬了右腿再搬左腿,再颤巍巍地将身子缓缓没入水中。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心里陡然泛起一阵无以言表的酸楚。四十多年前,那手挥起来虎虎生风、以“山宾(日语耳光)”把我这个顽皮小子打得抱头鼠窜不敢回家的老爸去哪儿了?

    岁月真是残酷,转眼就把一个人摧残得如此枯槁不堪!

    许是老爸泡热水澡耗了体力,再也站不起来,这回我可是再也不顾老爸的什么面子,上前运足劲儿便抱。就在我把老爸抱离水面的瞬间我震惊了——身高175公分的老爸体重还有50公斤吗?!抱起的感觉怎地这般轻盈?我用去的力道充其量也就是六七成呀。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抱起老爸!

    这一抱竟抱得如此怆然几欲涕下!

    这一抱啊!老爸已逾耄耋我过天命!

    是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总是闪回抱起老爸时的情景。

    老爸啊!当年您抱我进澡堂,小心翼翼放我入水,一旁紧盯着生怕我淹着呛着。后来我离开您的怀抱走上我自己的人生路;而今我抱您,您已在我的怀抱里倏然老去,这白驹过隙般的轮回太过唏嘘了呀!故而,您就允许我这样抱着您吧!我会竭力延迟下面日渐凸升的黄土触及您的肌肤!我知道那黄土有多寒彻,所以我欣慰于如此抱着您得以尽可能地远避,让我的暖得以继续围拢您。这感觉真心的好啊!

    第二天我给老爸打电话,问泡了热水澡后吃饭香吗,睡得舒服吗,电话那头老爸连说:

    舒服啊 !

    真是舒服!!

    简直舒服极了!!!

    造了20个三鲜水饺儿还觉得吃半饱儿呢!

    睡得香甜得都没做梦今早纯是自然醒呢!

    儿子,你啥时还有空再带我去泡热水澡顺便修个脚?

    我说好好,那就说定了,老爸那咱以后就多泡您最爱的热水澡,去咱们沈阳城最高档的洗浴也泡上一回热水澡,然后再找上一位扬州籍的搓澡师傅……说罢就赶紧挂断手机,因为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

    事实上,末了我已然泪流满面。

    老爸啊!我会多带您去泡令你“舒服极了”的热水澡,届时管他啥面子,就让我抱您入水、出水;届时我想您能用羸弱的手臂围拢着我的脖子,就像五十多年前我的小手紧紧围拢您的脖颈那样……

    2.

    这次领老爸洗澡的经历在脑子里萦绕了好一阵子,眼前老是闪回关于洗澡的画面来。

    小的时候,老爸带我去门票几分钱的大众浴池洗澡。爱极了洗澡!尤其是冬季,我就把热水池当成了游泳池,在里面一个劲儿地扑腾,招惹了不少大人们的呵斥。泡得差不多了,老爸就像拎小白条鸡似的把不安分的我按在池边搓澡,这时我又成了老爸手里的面团儿了。老爸揉搓的力道很是轻柔,就好像稍一使劲儿就会弄断我的肋条骨似的。老爸把我忙乎完了,才开始他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洗澡。老爸耐热,每次都在最热的池子里泡上好一会儿。我用手试水,是那种感觉都能把人给烫熟了的那种热。热池子里有的大人们会抽冷子发出好像爽歪歪般的大声喊叫。这时我再看老爸,闭着眼睛,满脸都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满脑门子都是沁出的汗珠。若干年后,老爸和我说起那时的泡热水澡,说可真是一种享受,是那种感觉骨头都软了的舒服,把忙碌了一个星期的疲乏都给泡没了。汗出的差不多了,就跳出热汤喝自带大茶缸泡的酽茶,然后再接着泡,直到汗出透为止。老爸那时刚从辽宁大学中文系下到沈阳第二十一中学任班主任,整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由大学教师到中学教师身份转变所导致的憋屈郁闷,父亲就通过拼命工作来消解释怀。

    后来我离开沈阳去了乡下乌金沟村。那里没有澡堂子,村里人都是在盛夏时的小河里洗澡的。女人们会定期约好集体在岸边树丛浓密的河段扯上被单洗澡,而男人们的洗澡则是单人随性,但都在距离村子五六百米远的下甸子河道里,那里水深齐膝,河两边是一人多高的茂密油槐树丛。忙碌了一天的祖父每次黄昏时到河里洗澡都会带上我。和老爸一样,祖父也是给我洗完再自己洗,一边洗着还一边冲我喊着村子你不要扎猛子不要追鹅逐鸭当心别给水呛到了。我和父亲都继承了祖父皮肤白皙的基因,那时的祖父洗得了就坐在岸边小憩,裸露在外的肌肤在经年的风霜雨雪吹打烈日曝晒后变得黝黑发亮,而余下的部分却依旧白皙透明。火红的落日光斑就这样在祖父“黑与白”相间的躯体上不为人察觉地移动着,发呆中的祖父看上去就像一尊裸体雕像。

    后来我懂了,这光斑的移动乃是岁月残忍吞噬的过程啊!祖父最终被吞没了踪影,耄耋的父亲今已黄土及颈,而我,曾在乡间广袤田野追风的少年,则正向花甲疾扑而去……

    多年以后,我就想,老爸小的时候祖父八成也该是这样在小河里给他洗澡的。如是,这条潺潺的小河就见证了我和父亲两代人的童年时光。我和父亲身上的污垢,为小河水,更是为祖父粗糙的双手揉搓而去的。祖父的手在我们爷俩儿的肌肤上一下一寸余的悉心搓洗,小河目睹的是浓稠的父爱滴落并随河水流淌,直至穿过人生之渠汇入心灵深处打旋呈爱的涡儿。能为这样的漩涡吸进乃至溺毙,人生便是幸福美好的。

    就这样,因了乡间的小河水与城市的澡堂池,这一生有两个男人在我的肌肤上印满了掌纹:一个是我的祖父,一个是我的父亲,他们乃是我生命之河上游的两段河流。如今,祖父这一河段已经干涸,父亲的河段也开始加速脱水,而我自己表象的水嫩也早已没了踪影!细想,之于我的河段,我绝对称不上是一个出色的河长,但我会竭力呵护我拥有的这点儿水,因为我还有经命运之手掷签选定的“鱼”要养!一条他人不待见、自己不嫌弃、都养了快一辈子的丑巴拉唧的“泥鳅”。

    此“泥鳅”虽貌丑,但生命力顽强,偶有少水缺氧也得以苟活,其所煲之汤却于我的人生之躯有补益从而不至活得空虚,故而格外珍视。